克拉玛依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完整版《凤狂天下:毒妃太纨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地址

时间:2019-10-08 13:50:02

  《凤狂天下:毒妃太纨绔》已上线【粉色书吧】 连载中,书号:95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信公众号(粉色书吧)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某妃:“我娇俏可人。” 某王爷:“去守夜。” 房门狠狠关上,某妃抱着披风凌乱。 一系列打怪升级后。 某王爷:“我冷傲霸道。” 某妃挑眉:“去守夜。” 某王爷:“我高贵优雅。” 某妃挑眉:“去守夜。” 某王爷:“我权倾天下。” 某妃挑眉:“去守夜。” 某王爷泪奔:“娘子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某妃微微一笑,丢给他一床被子……

  第一章 穿越,死亡?

  “娘亲,苏落雪都死了,还给她喂这么好的汤药,实着浪费!”一个甜美的女声传入落雪的脑海,只是,听这声音,说的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什么好话。

  落雪一愣,她死了?

  “住嘴,谁说你姐姐死了,她不过是晕过去了,我看着不忍心,把压箱底的灵药拿来替你姐姐补身子,只是你姐姐终究是太弱,没熬过新婚前夜。”妇人挑眉,原本温柔的眉眼间染上的是阴毒算计的表情,不过只是一瞬间,便消失殆尽。

  少女点点头,回应给妇人甜美的微笑:“娘亲说的是,姐姐命薄,终究受不起战王爷的恩惠。”

  说着,又是满满的一口汤药被灌进落雪口中。

  “姐姐,你可多喝点,生前没这待遇,死了,就好好享受享受吧。”少女温柔甜美的声音,此刻只是这么短短的几句却让落雪听的毛骨悚然,这声音不过也就十五六岁,怎么心肠就这般歹毒。

  只是,容不得她再听,脑海中记忆翻涌着,争先恐后的想要让落雪来认识认识它们。

  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叫苏落雪

  只是,后天,便要嫁人了,

  嫁给一个克妻的王爷

  娘亲早日,爹是当朝左相,有一个继母和一个继母生的妹妹。

  刚刚说话的两个人,便是继母白姨娘和妹妹苏白莲。

  落雪只是刚刚理清这么一点记忆,头便又开始疼痛起来,

  她这是做了什么孽,上辈子是个特工,在全国最顶尖的特工队伍中排行第二,一路以来,没有哪个任务失手过,直到死亡前的那一刻,都没有。

  落雪只知道,转身时,背后站着的是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以及还没来得及缩回去的手,下一秒,落雪已经被热浪和灰尘包围,

  再睁眼时,已经到了这幅身体上。

  好吧,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看这样子。

  她是穿越了,而且穿的很惨。

  落雪动了动,只是,就是这么轻微的动了动,立刻又是一股热浪,直接就扑在了落雪的脸上,原本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的脸突然开始火辣辣西安治疗癫痫大概多少钱的疼,更是有一股鲜血直接涌上喉头,落雪下意识的一咬牙,硬生生的将那些血腥咽回肚子里。

  这一下,又有一个前段跳了出来。

  一个穿着古色古香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挥过来一巴掌,落雪甚至能感受到当时原主的恐惧感。

  只是,更恐怖的是,记忆中,原主管那个中年男人叫父亲。

  想来就是这一巴掌把原主扇得香消玉殒,还真是很讽刺啊。

  父亲一巴掌把自己后天就要出嫁的女儿扇死了。

  呵呵!

  “啊!”

  一声尖叫将落雪拉回了现实。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方才声音甜美的少女,而此刻,她正惊恐的看着落雪,不止是这个少女,一旁的妇人也是捂着嘴,尽力的克制。

  这模样,显然是对落雪的“起死回生”感到不可思议了。

  “怎样?是落雪醒了吗?为何这般惊讶?”一个成熟的男声传入落雪的耳中。

  落雪见到这个中年男人的第一秒,第一感觉就是厌恶。

  能够把自己亲生女儿一巴掌打死的父亲,能够好到哪里去。

  白姨娘眼珠子转了转,脸色一变,立刻变为高兴的样子,向着苏相扑过去,一把握住苏相的手。

  “老爷,上天保佑啊,落雪醒了,妾身的血灵芝没有白废。”白姨娘眼底含着点点泪光,看上去真是楚楚可怜。

  苏相也确实动容了,欣慰的拍了拍白姨娘的手背,苏白莲看着父亲母亲一派和睦的样子,也微笑着,踏着碎步来到苏相身旁,撒娇一般的挽住苏相的手臂,

  “爹爹,白莲也很懂事的,一直陪娘亲守在姐姐身旁呢……爹爹是不是也该夸夸白莲啊?”

  苏相微笑着低头,看着自家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的女儿,眼中慢慢的都是欣慰:“是,是,白莲是爹爹的乖女儿。”

  这一家,还真是其乐融融……

  落雪将视线移开,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热汤,由于右脸已经被打裂了,热汤流进伤口之中,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奇妙啊。

  只可惜,从醒来到现在,落雪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疼痛的意思。

  只是,一旁叽叽歪歪的一群人实在是聒噪,让人厌恶,而且……这里好像是苏落雪的房间吧,怎么能够这样呢?

  她承认,她的心理洁癖犯了,只是,现在不能硬碰硬。

  落雪能够感受到这幅身体发出的虚弱的信号,只是,或许也是那碗血灵芝起效了,落雪感觉元气在一点一点恢复,

  落雪又看了一眼苏相三人,冷笑,闭眼

  不能把他们赶出去,那就她安静西安女性癫痫病的休息吧,正好好好的让这个身体好好吸收吸收营养。

  一刻钟过去,苏相无意中发现自己竟然在苏落雪的房中,这才惊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竟然连这个都忘了,眼角染上了些许歉意,这才轻轻松开白姨娘和苏白莲,来到落雪床前。

  落雪猛的睁眼,下意识就要对靠近的人进行制压,只是,眼中古色古香的场景和胳膊的无力感提醒了她,她穿越了。

  只是,这苏相不是和那两个女人聊的好好的,怎么还有心思过来管这个被拍死的女儿了呢?

  苏相叹了口气,蹙眉:“为父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郑州最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这么抗拒这门婚事呢?”

  “罢了,为父知道你喜欢的是太子殿下,只是,你难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和你妹妹两人情投意合吗?你怎么就不知道成全你妹妹呢?再说了,即便是你妹妹为了你不与太子殿下在一起,你觉得太子殿下会娶你吗?”

  苏相的语气慢慢变得严厉,原本眼角的歉意也消失不见,现在,苏相满脸都是责备!

  落雪是真的觉得好笑了,对一个躺在床上浑身是伤动弹不得的人这么严厉,对气色红润有光泽的人却那么温柔……啧啧,苏落雪。

  你是有多讨人厌!

  但是,你不用担心,现在既然是我苏落雪占用了你的身体,便一定会将所有的债都讨回来!

  第二章 贱女人,看到了吗?

  只是,落雪并不是莽撞的人,就苏相这种父亲,落雪决定在她还没有养好身体之前,选择不理睬。

  而且,苏相这个人,按照原主的记忆来看,就算她再反对也没用,更何况,嫁过去了说不准会生活的比现在好,若是不好,大可以找机会逃跑。

  所以,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苏相见落雪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倒是愣住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苏落雪竟然这么安静,实在是……让他竟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随即,苏相又松了一口气,能一直这么安静也好:“罢了,为父知道你应当是累了,你好生休息,准备准备后天和战王爷婚礼吧。”

  苏相说完,转身就走,留下落雪安静的思考。

  战王爷?为什么原主的记忆里对这个战王爷这么陌生,落雪闭眼,沉思。

  有一点记忆吧。

  战渊姑娘都想嫁却不敢嫁的的人。

  出身低微,是皇弟与宫女所出,十五岁那年因为一仗名声鹊起。

  十七岁只身一人突破敌军三千,直取敌军将领首级。

  十八岁时,再也无人敢犯战渊。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只是,偏偏原主对战初月只有恐惧,觉得这个人总是高高在上,就只是觉得他像地狱的修罗,根本就是连多看一眼都不敢的。

  偶尔瞥上一眼,只觉得惊为天人。

  只是,落雪不知道现在正有两个人愣愣的看着她。

  白姨娘和苏白莲此时内心都是疑惑的。

  苏落雪这是怎么了,不吵不闹的,这不昨天还拼死拼活的反对嫁给战王爷的吗?甚至谁跟她说她就恨不得扑过去咬人,今天怎么就这么冷静的能够听他们说,甚至连眼珠子都不眨一下。

  白姨娘看了苏白莲一眼,两人心照不宣。

  白姨娘轻轻走到落雪床前:“落雪,后天就要出嫁了,可还有什么需要母亲的吗?”

  落雪只是安静的看着上方的空气,白姨娘愣了一愣,怎么能这么安静!

  这个绝对不是苏落雪!

  可是看一看苏落雪的脸和身形,甚至脸上的伤都是一模一样。

  肯定是因为被打的重了,脑子现在还不清醒!

  只是,既然这样她再待在这里就没什么意义了。

  白姨娘眨眼,转身,牵着苏白莲的手就出门。

  直到出门,苏白莲疑惑的看着自家母亲:“母亲,苏落雪后天就要出嫁了,还浪费了你的血灵芝,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白姨娘牵着苏白莲的手,又走远了些,见四处除了几个丫鬟婆子就没人了:“母亲怎么可能做无用的事,苏落雪那个性子,是绝对忍不住的,可能是今日刚醒,脑子不太清醒,又或者是刺激不够,这才……”

  “那母亲,你说若是太子殿下亲自来看望……够不够呢?”苏白莲声音微微带了点兴奋。

  白姨娘微微一笑,笑容意味不明。

  白姨娘只能说她绝对有信心苏落雪是任性胡闹的大小姐,所以,在苏落雪“闭眼”之前,一定能让她不止身败名裂,苏落雪的一切,都会被她毁得一干二净。

  白姨娘挑眉,看看天,冷笑。

  “贱女人,你看到了吗?哼!”

  落雪只觉得浑身一阵,立刻从噩梦中醒过来。

  而“砰”的一声巨响,门应声倒地。

  此时,落雪已经做出虚弱的样子趴在桌子上了。

  轻轻抬眼,又是一男一女,只是这对男女十分年轻,落雪轻轻闭眼。

  这是白姨娘的女儿苏白莲和当朝太子啊。

  两人身后还有一群侍女随从,抬着水桶,一群人浩浩荡荡。

  是要打群架吗?这么威武,这样明目张胆的欺压真的好吗?

  会不会被自己作死呢!

  这两人长的都不差,太子身上更是贵气萦绕,可落雪对这两人却只有恶心感。

  “姐姐,你醒了?哎呀,怎么脸上这伤口这般恐怖。”苏白莲带些惊慌的声音传来,做出要往落雪这里走的的样子,却被太子一手拉了回去,护在怀里。

  “白莲别去,别让她脏了你的手。”太子不屑的冷哼。

  落雪为这对人的默契点赞,硬生生的把趴在床上的她郑州治疗小儿癫痫医院变成了一副活蹦乱跳要去蹭他们的样子。

  “若是姐姐有什么惹了殿下不高兴,白莲替姐姐赔罪就是了,殿下了千万不要误会了姐姐,姐姐平日里爱缠着殿下也是情不自禁罢了。”说完,苏白莲眼里蒙上一层水雾,真是惹人怜爱。

  太子心疼的看着她:“白莲不哭,本太子不说她就是了。”随即,又轻轻摇头:“你啊,总是这么善良,让本太子心疼。”

  落雪早已经不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了,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何必再听一大堆废话浪费时间,整理关于这个太子的记忆,却发现从前的自己确实很……不堪。

  每次见到太子都恨不得贴上去……

  落雪扶额。

  两人腻歪完后终于正眼看向落雪,却发现落雪还是趴在桌子上,静静的看着墙壁,微微一愣。

  苏落雪……居然这么镇定,还完全一副看不见他们的样子!苏白莲连忙从太子怀里出来。

  “殿下,你看我都忘了是来给姐姐送水的了。”转身面向落雪:“姐姐,这是母亲托我给你送的水。”

  苏白莲换上娇俏的笑容,一副好妹妹的样子对着落雪说的十分温柔,可落雪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苏白莲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很快恢复。

  “姐姐,这是母亲托我给你送的水。”

  落雪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默默的在心里翻白眼,送水就送水,水送到了就快走啊,送桶水搞得跟送了什么奇珍异宝似得。

  苏白莲的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又是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太子。

  “苏落雪!白莲尊敬你才叫你一声姐姐,你别给脸不要脸。”

  落雪只觉得好笑,她怎么给脸不要脸了,门被太子踹了人被老爹打了,谁给她脸了!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太子殿下和我的好妹妹满意呢?”落雪也不再无视,慢慢的从直起身子坐好。这两只狗她不教训看来是真的不会走。虽然她换了一副重伤的身子,可对付这几个人还用不着低声下气,被一次次挑衅还得陪笑。

  “姐姐,白莲没有对你不满的。”苏白莲见落雪终于开口,连忙凑过来。

  “白莲你放心,有我在,她欺负不了你。”太子十分霸气的为苏白莲撑腰。

  “不不不,是白莲不好,白莲现在就给姐姐赔罪。”说完,真的又一次从太子怀里出来,对着落雪就要跪下去。

  此时,落雪不闪不躲,被他们骚扰了这么久,也是该被赔罪,她很乐意苏白莲给她真的下跪。而且,那苏白莲不就是要装好妹妹装柔弱吗,行,她奉陪。落雪用素手在有些腐朽的桌子上扣下一块木头,由上至下的方位狠狠打在苏白莲膝盖上。

  “砰”的一声十分响亮,苏白莲狠狠的跪在了地上,十分诚恳。

  太子微微一愣,而苏白莲吃了亏,猛的抬头,双眼睁的大大的,满眼的不可思议,却只看见落雪静静坐着,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苏白莲咬牙,难道爹那一巴掌把苏落雪打傻了?这可不行,她今天可不是来给苏落雪下跪的,她苏落雪算个什么,只能做陪衬,永远不能在她苏白莲之上!

  太子听了那一声响又心疼又急的,狠狠的瞪了落雪一眼就赶忙要去将苏白莲牵起来,却被苏白莲摇头拒绝。

  落雪看着苏白莲对着太子满脸的倔强,也是觉得这苏白莲蛮拼的,不过很好,她喜欢跪就让她跪个够好了。

  “姐姐,我知道你对妹妹和殿下在一起不满,可你如今要嫁的人可是殿下的手足,又是我战渊国的战神战王爷啊,姐姐怎能再对殿下还有情愫……”

  落雪挑眉……

  《凤狂天下:毒妃太纨绔》已上线【粉色书吧】 连载中,书号:95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信公众号(粉色书吧)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分隔线----------------------------